热门推荐

随便看看

【默读魔改】这是一个有猫的世界

2019-10-04 15:23

  嘟喵起得通常比骆闻舟早,比他哥骆一锅晚。但比骆一锅待遇好一点的是,他在骆闻舟枕头旁边有一套自己的寝具,睁眼后就能看到骆闻舟……那张早上胡子拉碴的脸。

  他刚被骆闻舟领回家的时候和骆一锅磨合了很长时间才能共处一室,如今有了谜一样的默契。

  醒来之后骆闻舟拎着骆一锅的后颈猫怒吼:“你是不是皮痒!想去锅里洗热水澡?”

  骆闻舟一开始不知道他的脾气,喜欢拨弄他尾巴,在嘟喵舔毛的时候也拨弄,终于把嘟喵弄炸毛了,赠送抓痕以示友好。

  嘟喵生气分等级,炸毛低级,其次不理人,但是真正生气反而不吵不闹,安静地注视着你,而你竟然能从他眼睛里发现一点危险。

  所以他那时候觉得嘟喵不好养,也许是掏心掏肺养他,他还能离家出走的那种叛逆小孩。

  后来发现嘟喵对陌生人都是这个样子,安静得给人一种乖巧的错觉,其实早就悄悄亮出了爪子。

  但是如今嘟喵能趴在骆闻舟肩头睡觉,还敢敞开肚皮任他摸,大多数时候很懒散地窝着,没有一点高冷的样子。

  骆闻舟那回找了嘟喵半天,听到他喊才看到酒柜,最后当着浑身湿透被困酒杯的嘟喵的面,唱小老鼠上灯台偷吃油下不来。

  湿透之后嘟喵需要洗澡,喵都不爱碰水,嘟喵不例外。但他很少吵闹,只是皱着眉任由骆闻舟把他放进热水里。

  吹风机这个怪物,声音大得吓人,风力也太大,吹得嘟喵感觉浑身毛都要连根拔起了。

  吹毛的时候嘟喵死死扒着骆闻舟的手指头,好在收起了爪子,不然要给骆闻舟抓出个花刀印子。

  嘟喵虽然年纪小,但他隐约知道骆闻舟是个警察。所以骆闻舟在家工作的时候嘟喵只会蹲在旁边陪着,偶尔提醒他休息一下。

  “嗯?”骆闻舟从没见过嘟喵这样子,还有点慌:“我没事啊?小伤过两天就出院了!”

  “我不会死啊!你别哭!给你吃糖!柜子里那包都给你!零食箱的也给你!没收的还给你!不许哭了!”

  “好……”嘟喵在骆闻舟被子上把眼泪蹭干净,睁着一双哭红的眼睛道:“那糖记得给我。”图库论坛网最新网红姐

 
香港挂牌| 118论坛| 保时捷心水论坛| 香港马报资料挂牌| 金凤凰心水主论坛|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| 新报跑狗牛魔王信封| 香港王中王三肖中特| 铁算盘心水坛| 香港王中王挂牌资料|